做纪录片最重要的是定力——马小钢导演给年轻纪录片创作者的几个建议

2016-12-21 作者:纪录百年
0

马小钢和其伉俪方燕妮导演,一直用他们的镜头“发现”西藏,曾拍摄多部西藏题材的纪录片。其中,《水羊年•纳木措》获得国家广电总局、中国广播电视协会颁发的“辉煌60年有影响的节目”、第八届四川国际电视艺术节“金熊猫奖”和加拿大世界华文媒体最佳电视纪录片奖和中国十大纪录片奖等,其作品被中央档案馆永久收藏。

在本届“中国•镇江西津渡国际纪录片盛典”上,拥有多年拍摄经验的马小钢导演,面对众多年轻新锐纪录片创作者,做了精彩的主题发言,给出了诚挚的建议。


一、拍摄纪录片,一定要有定力

大家好,我是海南电视台的马小钢,我一直在拍摄纪录片,拍了二十多年,作为过来人,也作为一个纪录片的导演,我有一些经验,可以跟在座的纪录片创作者们交流分享一下。

也许现在很多人,觉得做纪录片很苦。市场也没有电影市场那么红火,相信我们中的很多人,是因为热爱,是因为对自然的虔诚,才坚持在这条道路上的。

而对我们纪录片人来说,最重要的,就是定力。一定要能耐得住、一定要有毅力。不同于电影、纪录片中的画面、内容、事件都是可遇不可求的,但它恰恰是真实的,而真实的事件或拍摄内容,也如同真实的生活一样,是偶然发生的。所以,这需要我们沉下心来,到那个环境中去,在那里待很长的时间,并逐渐适应、熟悉那个环境,和那个环境融为一体。如拍自然环境的需要和野生动物融为一体;拍人物的,要和他们的生活融为一体;拍信仰和苦难的,要融入他们的精神世界等等。


这几年,我主要拍摄西藏,带着摄影机我跑了很多地方,各种艰苦的环境、住在各种不同的人家里,包括西藏牧民。很多时候,你并不知道他们要什么,他们做的事情是什么意思,只有当你慢慢进入了他们的生活,和他们住在一起,你才能知道,原来是这样,你才能够更好地拍摄你要拍摄的东西。很多东西,在你第一眼看的时候,是一个样子,但是当你有足够的定力,相处久了,也许会发现是另一个样子,那才是生活最真的东西。

如这次评片中,有一部作品,叫《毛坦厂的日与夜》,是对科举制度的拷问,也反映了家长的困惑,反映了学生的困惑,还反映了社会的困惑,写出了对人、对家长、对孩子的摧残,比较突出反映了社会重大的现实问题。但是其中,很多内容需要跟拍,只有很熟了,才能拍到那些很生活,很日常的画面。如孩子对着摄影机镜头说,不要再拍我了,我心情不好。这说明他已经把摄影师当做熟悉的人了,才能这么自然。

我拍西藏专题也拍了好多年了。吃了很多的苦,有的片子在拍摄过程中可以说是九死一生,迷失在无人区、肋骨摔折的这种情况都是有的。我们到过的地方是非常封闭的,一般的游客都不会去,包括“背包族”都不到的地方。在那里有比较古老没有变异的民俗文化,以及藏传佛教密不见人的传承,所以我们不顾一切地到那里去拍。在那里和藏民相处的时间长了,也发生了很多让人感动的事情,有好几次我们都忍不住落泪,现在想起来都不能控制自己激动的情绪。我们拍西藏就是要把藏传佛教和藏民真实的生活情况记录下来,让更多的人知道。很多纪录片,是用一年甚至很多年的时间来拍摄完成的。这是一个必须的过程,尤其是自然野生动物类的。你需要拍摄大量的内容,才能从中挑选出那么一点点有用的内容,这也是为什么纪录片作品总是这么少的原因。除此之外,你还需要了解和研究作品的文化背景,每部纪录片的制作背景和历程本身,就是一个很有意思的故事,也是一次很有意义对人品性的磨练。


二、懂得用镜头传递信息

其次,在纪录片中,还要懂得用镜头记录和拍摄,导演时刻需要明白自己在拍些什么。纪录片是多彩多样的,没有是非之分,但有高下之分,其本质是真实。只要是真实的记录,你的拍摄对象,自己就会给你想要的答案。

如在《藏地三部区》中,要走心,我们选择拍人,藏民独特的语言、眼神、动作、深情和信念就是一个个‘净化心灵’的源泉。不需要刻意强调,不需要矫情地问“你叫什么?家在哪儿?喜欢西藏哪儿?”要用镜头来展现的生活。有的导演,喜欢用长镜头,如果使用不得当,就会太沉闷,长镜头需要不断地给观众新的信息,才能立的住。如《毛坦厂的日与夜》中,家长在得知孩子考上一本后,激动得落泪的画面,导演采用了冷静地不跟随拍摄的方式。孩子家长多次出镜,哭完了再回来,继续说话,摄像机就摆在那里一动不动。我想,这也是一种对对别人的尊重,这样的镜头,反而更有感染力。

三、真实记录、绝不摆拍

第三,我想说的是,纪录片与摆拍的问题。

纪录片不同于电影,真实的、接地气的东西,它就会受欢迎。

虽然现在也有很多其他类型的纪录片,如摆拍、真人秀、混合纪录加演出、加特效等等。做得跟电影一样,增加了趣味性、也使画面更好看。我充分理解这种作品,也不反对。

但我的拍摄风格,是完全真实地记录,决不摆拍,我坚持这条创作道路,并认为是纪录片的价值所在。我希望能在完全自然的状态中,自然的光线条件下,抓拍到特别好的镜头,特别好的情节,人物性格也应该在抓拍的状态中才能塑造得鲜活生猛。是阴天也好、下雨也好、夕阳也好或者环境非常乱,就是在这种环境中你不能够摆它的时候,要抢拍下那个事件,又要有一个好的构图,光线又要利用的非常好,我觉得这是非常考验人的,我们一直就是这样种追求。当然纯自然的东西一味的纪录下来也不行,这就需要足量的拍摄,然后进行选择,选择也是一门艺术。


在本届评选的作品中,有一部《贡秋•卓玛》前面拍摄的都非常好,很真实很自然,但是在最后结尾处,因为一个镜头有摆拍的嫌疑,所以使得作品失分,瞬间少了真实可信的感人力度。就是卓玛的父亲,目送她走向远方。而下一个镜头,则是卓玛骑着一匹马从右往左又折回来,走在泥泞的沼泽上。从机位的角度,还有背景画面来看,显得不够自然,在这些地方,也是需要导演去精心考虑的。

四、不要害怕条件不够、设备不行。

在纪录片拍摄时,总会面临各种各样的困难。例如今天下雨了,光线不行,或是设备坏了,设备不够好等等。拍摄纪录片,不像做电影,都是精心配置好的道具和素材。拍纪录片,甚至包括人,你要拍摄的对象都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。所以,要有耐心、也要有随机应变的灵活,更重要的是,要有能在有限的条件下创作的决心。

我最早开始接触纪录片时,设备比较差。那时我自己买了一台小小的DV机,拍摄完之后片子还获了一等奖,这让我挺兴奋的。用这样一部小小的DV机也可以拍摄出很好的东西,也可以被大家认可,就是因为这个爱好,把我拍摄纪录片的个人爱好一直延续了下来。

我觉得,对于纪录片工作者来说:第一,吃苦是我们创作的基本素质;第二,对被拍摄者真诚是我们创作的基本条件;第三,激情是我们创作的要素;第四,才是技术,是我们创作的保障。在有限的时间和条件下拍摄,是要见功力的。纪录片导演在不断的拍摄中,能力会得到磨练,下一次就一定会拍的更好。对我来说,我觉得吃苦耐劳、坚韧精进,一直是我拍片的基本准则吧。

以上这些,是我的一点意见,希望能够对大家的纪录片创作有所帮助。

Copyrights 2010 镇江文广集团版权所有 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和建立镜像
苏ICP备08117792号-1 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(AVSP)备案号:苏备2009001号 镇江文广集团